• <acronym id="6izwt"></acronym>
  • <table id="6izwt"><option id="6izwt"></option></table>

  • <table id="6izwt"></table>

    <track id="6izwt"><ruby id="6izwt"><b id="6izwt"></b></ruby></track>

     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從城鄉共融視角看鄉村轉型與發展
    2022年01月26日 09: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黃政 字號
    2022年01月26日 09: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黃政
    關鍵詞:城鄉共融;鄉村轉型;問題化;發展

    內容摘要:

    關鍵詞:城鄉共融;鄉村轉型;問題化;發展

    作者簡介:

      在城鄉人口流動、市場經濟驅動、戶籍制度松動等多重因素作用下,農村開啟了系統性的社會轉型過程。但在獲得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出現諸如村莊共同體瓦解、規則秩序失衡、人情關系異化等問題,截然不同的圖景在鄉村轉型過程中并存。面對鄉村社會的多重復合面貌,如何正確認識、理解鄉村至關重要。

    審視與反思問題化視角和發展視角

      對于如何研究鄉村,學界主要有問題化視角和發展視角兩條理論路徑。持問題化視角的研究者主要關注農村社會中存在的諸種問題,認為當前改革進程和農村社會文化、現實基礎相背離,致使鄉村社會陷入困境,進而從農民本位出發主張恢復原有的社會組織模式、生活方式,重建傳統的價值觀念。持發展視角的研究者則聚焦于農村既有成果,強調從動態發展的角度看待農村社會,認為改革開放以來鄉村取得的成果是主要的,農村雖出現大量問題,但這是轉型的必然現象,也將隨著轉型的推進而消逝。在最終歸依上,持發展視角的學者支持既有道路,認為農村衰敗現象和秩序混亂問題實屬正常,不應放大問題而阻礙轉型進程。兩種視角的核心區別在于如何看待鄉村社會困境。在持問題化視角的研究者看來,雖然農民生活水平較之前確有大幅提高,溫飽問題得到解決,但農村整體狀況不容樂觀,農村變為少數人的農村,變成社會聯結松散化、治理內卷化、去道德化的農村,對鄉村未來持消極觀點。持發展視角的研究者同樣關注上述問題,但認為問題并非主要的,而是發展過程的必然產物,因發展方向、速度與原有社會結構、社會環境脫節所致,強調既有發展道路帶來巨大成果,應堅持而非否定,主張通過進一步發展來解決現存問題。

      當前,我國正處于持續性的轉型過程中,新農村建立在原有基礎上,傳統與現代交錯、新事物與舊事物并存是這一時期的典型特征。當農民的思想觀念依舊傳統,物質世界被迅速現代化時,觀念與現實的差距會導致農民無所適從,諸如在“法律下鄉”過程中,法律與地方性規范之間往往存在差異并導致鄉村秩序體系的混亂,這是后發國家現代化進程中出現的普遍現象。社會轉型速度越快,傳統與現代、思想與現實的差距就越大。同時,由于發展方式與既有社會文化環境相背離,農民在享受發展成果的同時,也承受著發展的陣痛。

      總體來說,持問題化視角的學者帶有浪漫懷舊色彩,在本質上是對農村現代化的一種消極抑或否定性回應。研究者認為,社會轉型導致系列問題,使得傳統的文化基礎、治理基礎開始瓦解,鄉村陷入失序狀態。即使不從經濟層面進行評判,僅就鄉村權威而言,學者所推崇的傳統精英/士紳并非高度道德化,當前關于傳統鄉村精英的歷史研究多呈現出“謀利性”一面,集體化時代的村莊精英也有諸多“反行為”。因此,我們一方面要對過去有更加客觀清晰的認識,走出對傳統的憧憬與幻想,避免陷入理想的桎梏;另一方面,看待鄉村現代化過程應當更加積極、全面,避免因只關注問題而陷入消極否定的境地。而發展視角則存在對問題合理化的傾向,雖然承認發展給農村帶來系列問題,但將發展作為突破困局的依托,在一定程度上忽視社會的發展階段、國內外環境的變化,這樣容易抱殘守缺并陷入發展困境。當前中國社會邁入新階段,如何突破發展陷阱,實現更加健康、科學的發展成為我們首要解決的問題。這就需要對既有道路進行審慎反思,根據內外部形勢的變化進行相當程度的調整。從鄉村的歷史傳統和現實條件出發,筆者認為應將城鄉共融視角作為研究農村社會的理論資源。

    城鄉共融視角的合理性與實踐尺度

      從歷史上看,城與鄉并非單獨存在,總是相互依存,只是在戶籍制度作用下,農村和城市超越地理文化屬性,開始被賦予身份特征。但在城鄉人口大流動和戶籍制度逐步放開的背景下,地理區隔逐步被打破,農村和城市關系重新由割裂走向共融。在現實方面,費孝通先生深情描述的“生于斯、長于斯”的安土重遷社會、“老幼相聞、守望相助”的熟悉社會、“無為而治、教化使然”的無訟社會都在現代化浪潮中悄然變化,“鄉土性”在轉型中被漸漸磨滅,農村中傳統和現代的因素交織融合?,F實的復雜性要求我們不能單從鄉村一維來理解鄉村,更應該考慮到城鄉交融互動的實然狀態以及這種互動對鄉村發展的影響。從國家戰略來說,城鄉共融并非意味著農村向城市的單維度趨同,而是雙方要素間的平等交換和雙向流動,是農村和城市互補的新階段。加快推動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健全城鄉融合發展機制也是鄉村振興戰略的著力點。對研究者本身而言,即使出身農村的研究者也同時遭受農村文化和城市文化的洗禮,雙重文化共融于研究者的思想和人生體驗中,在開展研究時,雙重文化會潛移默化地形塑研究者的認知和判斷。因此,采取城鄉共融視角看待鄉村轉型和發展契合歷史和現實環境,符合研究者的實然狀態。

      首先,客觀、整體性地看待鄉村現實。一是要客觀、辯證地看待新舊事物的更替,在社會轉型過程中,新事物的產生與舊事物的消逝相伴而生,這是社會進步的必然過程,有相當部分農村文化傳統會在整體轉型過程中消逝。逝去的事物并非都是落后的,它們只是未能適應時代發展,但新生事物要多于消逝的舊事物且與社會發展要求更加一致。因此,要以更加包容、開放的心態看待新事物,而非在懷舊觀作用下一味質疑、否定新生事物。二是要全面、歷史地觀察鄉村社會。全面意味著要在對問題各方面有準確掌握的基礎上做出綜合評判,而不能在有限的了解上進行闡釋,以偏概全。轉型的重要特征就是不斷有新問題、新現象出現,這些新事物在促進社會進步的同時難免與當下社會有不相契合之處,要全面看待問題,避免因為問題的不斷放大而影響新事物成長。應當看到事物發展中的普遍性,切忌抓住少數的特殊性案例不放,將其無限擴大。特別是要摒棄城鄉對立觀,我們要用相對繁榮的城市帶動相對落后的農村,但絕不能因農村的暫時落后而將城鄉對立。此外,要將農村的特定現象置于歷史進程中,明確其在發展歷程中處于何種地位。任何事物、問題都不是憑空產生的,歷史地看問題能夠把握事物發展的前因后果,對其有清晰的認識和定位,如此更能理解轉型的社會基礎、理解轉型的必要性。

      其次,堅持區域協調一體化的分析思路。隨著城鄉邊界日益開放,相互影響、彼此形塑成為常態,在研究中不能割裂農村和城市,避免單純從農村自身來看待農村問題,應看到城市的影響和作用,在探尋解決問題的出路上亦然。而當前有些研究者為研究方便,將農村假定為封閉的文化、社會共同體,主張“農村本位”,忽視外部環境對農村的作用,這不僅與現實不符,更導致難以對問題展開深層次、整體性的探討。因此,有必要對城鄉進行整體性研究,尤其注重不同區域間的比較,如此方能把握問題的全貌。如,黃宗智曾指出中國農業的內卷化問題,對比20世紀30年代,當前中國人口壓力和商業化的趨勢并未改變,甚至有所強化,但農業內卷化問題基本得以解決,甚至在部分農村地區出現“過疏化”問題,農村勞動力不足,土地大面積拋荒等。這主要是因為改革開放后,農村一改以往的向內收縮和內卷,實行外向型的擴張策略,農民有更多外出就業的機會,城鄉要素間的流動交換更為頻繁,從而使困擾中國農村幾個世紀的難題迎刃而解。

      最后,以實現城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諧發展態勢為目標。隨著社會轉型的持續深化推進,城鄉融合的程度必將更加充分。這也給農村研究者提出諸多有待解決的重大問題,諸如城市在農村發展中應如何作為,城鄉二元體制將如何破除,城鄉會以何種狀態共存,如何以最小的社會代價確保城鄉順利融合,等等。在研究中,學者應始終牢牢把握城鄉共融的目標和方向,著力推動城鄉居民社會地位的平等、經濟的互利共贏、文化的共同繁榮,為實現城鄉共融貢獻力量。

     

     ?。ㄗ髡邌挝唬褐袊嗣翊髮W社會學理論與方法研究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黃政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 <acronym id="6izwt"></acronym>
  • <table id="6izwt"><option id="6izwt"></option></table>

  • <table id="6izwt"></table>

    <track id="6izwt"><ruby id="6izwt"><b id="6izwt"></b></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