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lixvr"></p>
      <acronym id="lixvr"><label id="lixvr"></label></acronym>
    1. <p id="lixvr"></p>
        <tr id="lixvr"><label id="lixvr"><menu id="lixvr"></menu></label></tr>
        <p id="lixvr"></p>
        <table id="lixvr"></table>

         首頁 >> 社科關注
        通過“華語電影”概念傳播中國文化 ——訪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比較文學系教授魯曉鵬
        2022年08月11日 08:0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張清芳 字號
        2022年08月11日 08:0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張清芳
        關鍵詞:華語電影;中國文化

        內容摘要:

        關鍵詞:華語電影;中國文化

        作者簡介:

          魯曉鵬(Sheldon Lu),出生于中國西安,童年和少年時期在北京生活。1979 年赴美國留學,獲威斯康星大學比較文學學士學位、印第安納大學比較文學碩士和博士學位,現任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比較文學系教授。曾任該校電影系首任系主任、比較文學系主任等職,曾以美國富布萊特學者身份在烏克蘭科學院社會科學研究所和基輔文化大學訪學(2004—2005)。其研究和教學領域包括中國古典文學和現代文學、華語電影、世界電影、文化理論、文化遺產傳承等。出版中英文專著和文集十幾部,包括《中國當代電影與視覺文化:重新想象民族國家》(獲2022年度英國影視學會最佳專著榮譽獎)、《華語電影:歷史書寫、詩學與政治》(合編,獲美國大學和研究機構圖書館協會2005年度杰出著作獎)、《從史實性到虛構性:中國敘事詩學》(中、英、韓三種文字出版)等,發表中英文論文百余篇。

         

          近年海內外中國電影研究領域均出現對“華語電影”這一學術概念的激烈討論與思想文化交鋒,美國知名華人學者、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教授魯曉鵬作為英語世界首次以“Chinese-language Film”(華語電影)主編英文論文集的學者之一,在“華語電影”中解讀當代中國的變化和發展,在西方傳播中國文化并促進中西文化交流。他的一些學術觀點在海外學者中頗有代表性和影響力。從當下海內外學界依然方興未艾的“華語電影”討論余熱中,可看出這個學術概念的內涵與外延依然處于不斷演變、發展與完善中。筆者自2021年12月至今,曾多次通過騰訊會議、微信、電子郵件等方式訪談魯曉鵬教授,請他圍繞中國現當代電影包括現代性在內的諸多特征、“華語電影”概念及海內外中國電影研究發展趨向等問題進行分析、解讀,并展開相關對話。

          從北京少年到美國大學教授

          張清芳:作為美國華人學者,您早在1979年就從北京赴美留學,從高中一直念到博士畢業,然后留美任教,迄今已有40余年。從一位青澀的北京少年成長為美國名校的教授,并在西方傳播中國文化,這種獨特的人生體驗是令人難以想象的?;仡櫮鷮W術人生起步階段的成長歷程,那個對您影響最大的人是誰?

          魯曉鵬:我出生于西安,不到兩歲時全家從西安搬到了北京。但6—9歲又隨全家下放到五七干校,在江西農村生活了三年?;氐奖本┖?,我就讀于東城區和平里第九小學,之后進入該區重點中學一七一中學(紅旗中學)?,F在回想起來,我真是非常幸運,因為在初中和高中的幾年間,我遇到了我的恩師張蓀桓(1926—1998)老師。他是我們的班主任,也是學校英語教學的帶頭人。這是一位難得的好老師,其視野開闊、眼光超前,即使是在極“左”思潮甚囂塵上之際(我們剛入校時正值“文革”末期),他對學生的學習也抓得很緊,同時要求我們要為人正直??梢哉f,張老師對我的人生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我對外語、對外國文學感興趣,并且成為我們中學第一個出國留學的學生,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了他的感召。

          1979年8月,我在讀完高一后赴美留學。我到了威斯康星州麥迪遜市,就讀于市內的私立高中——林畔高中(Edgewood High School)。1981年高中畢業后,我進入威斯康星大學,并于1984年本科畢業。之后進入當年老牌比較文學重鎮——印第安納大學比較文學系,碩士和博士學位都是在那里取得的。我的博士論文涉及比較詩學、敘述理論和中國古代文學,后來演變為我的第一本專著:From Historicity to Fictionality: The Chinese Poetics of Narrative(《從史實性到虛構性:中國敘事詩學》,1994),導師是歐陽楨(Eugene Eoyang)教授。

          張清芳:從您的博士論文看,您現在的研究已經脫離了原來的古典文學和比較詩學的研究領域,而轉向了現當代文化、文學和影視研究,尤以電影方面的研究成果備受矚目。是什么因素促使您“冒險”進行這種學術轉型的?

          魯曉鵬:其實,我在讀研究生的時候,就對全球現當代文化問題有一定程度的思考,只不過論文沒寫那樣的題目而已。在這里我想談談我的另一位恩師,也是對我的學術研究包括作出轉型抉擇有重大影響的人,他就是印第安納大學比較文學系羅馬尼亞裔教授馬泰·卡林內斯庫(Matei Calinescu,1934—2009)。進入印第安納大學后的第一學期,我便選修了他的“現代主義”課程(學生們在他的課上閱讀卡夫卡的長篇小說《城堡》),以后幾年又選修了他的其他課。當時,卡林內斯庫在國際上已經是現代主義和后現代主義研究的著名學者,其代表作《現代性的五副面孔》(Five Faces of Modernity)在中國很有影響。在這本書定稿之前,他曾把“論后現代主義”(On Postmodernism)這一章的稿子拿給我看。他不趕時髦,總是保持自己特有的獨立思維,與美國學府盛行的某些主義若即若離,其學術風范對我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

          當然,我的學術轉型也與當時大的時代背景有關。1990年我獲得博士學位后,便走上匹茲堡大學的講壇,開始了獨立的學術生涯。也就是在那個時候(20世紀90年代初),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張清芳:1991年蘇聯解體,可以說是20世紀最重大的歷史事件之一。

          魯曉鵬:是的。隨著蘇聯解體、冷戰結束,以及全球化時代的到來,我們開始面臨一個新的世界,學人需要對新的現象和話題進行梳理。所以,作為學者,我考慮要對自己的學術研究重新進行定位,以嘗試新的話語方式、新的理論模式。當然我也知道,離開原來的研究范疇會有不小的風險。

          我給自己確立的研究方向是:整體文化研究與文化理論、影視研究、藝術研究、文學研究。它們之間相互關聯,文學、藝術、電影、電視等,都是廣義的整體文化的一部分。我想嘗試用一種整體文化理論來恰當描述20世紀90年代以來的中國文化景觀。受益于卡林內斯庫教授的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理論,我參與了中國后現代主義、后社會主義、亞洲資本主義、不同選擇的現代性等話題與理論的構建和討論,同時撰文集中探討中國現代性的普遍性與特殊性、社會主義中國在全球現代性中的定位、知識分子地位的轉型、作家功能的轉換等問題,后來出版的兩本英文專著China,Transnational Visuality, Global Postmodernity(《中國、跨國視覺、全球后現代性》,2001)和Chinese Modernity and Global Biopolitics: Studies in Literature and Visual Culture(《中國現代性與全球生命政治:文學與視覺文化研究》,2007),就是我這方面的研究成果。

          “華語電影”的內涵與外延

          張清芳:您在2005年與美國華人學者葉月瑜(Yeh Yueh-yu)教授合編了英文論文集Chinese-Language Film:Historiography, Poetics, Politics(《華語電影:歷史書寫、詩學與政治》),由夏威夷大學出版社出版。此后“華語電影”概念在海外學界,尤其是英語世界得到廣泛使用與傳播,現在已風靡全球學界。您也曾寫過很多相關文章,并與一些國內學者展開與“華語電影”相關的諸多討論。我想請您詳細談談“華語電影”的內涵、外延,以及相關的一些學術探討。

          魯曉鵬:“華語電影”這個概念始終處于不斷演變的歷史過程中,我在《華語電影:歷史書寫、詩學與政治》這本書的引言中指出:“我們暫且將華語電影定義為使用漢語在中國大陸、臺灣、香港和其他華人聚居區拍攝,以及這些地區與他國電影公司跨國合作制作發行的電影?!彼劝酥袊箨懞透郯呐_及國外華人區域的中文電影,亦涵蓋各地華人的漢語方言電影。如果追溯“華語電影”的起源,其實這個說法很早就已在一些東南亞國家出現。早在1926年,馬來亞(當時是英國殖民地)華人曾拍過一部中文字幕的默片電影《新客》。1959年,新加坡影評人易水將探討馬來亞華文電影的一系列文章結集成一部專著《馬來亞華語電影問題》出版。這大概是可以查詢到的最早的書面資料。

        魯曉鵬與他人合作主編的英文論文集《華語電影:歷史書寫、詩學與政治》

          但是這一概念的廣泛應用始于20世紀90年代。90年代中期,香港學者鄭樹森和臺灣學者李天鐸分別出版了《文化批評與華語電影》和《華語電影論述》兩部專著,在當時非常有影響力。那時因為資本全球化與電影生產全球化的新背景,中國大陸和臺灣地區、香港地區的學者、影評人和影視工業生產者打破多年隔離,開始從多個層面進行交流和合作。我認為“華語電影”這一提法之所以能被廣泛接受和使用,主要因為它是一個文化概念,擁有不同社會文化背景的中國人與不同國家的華人都容易認同和接受。眾所周知,中華民族是一個由多民族、多語言、多種漢語方言構成的民族共同體,既包括占據最多人口的漢族與漢語、漢語方言,同時也包括多種少數民族及不同的少數民族語言。所以“華語電影”中的“華語”是指中華民族使用的語言,自然應當包括中國大陸、臺灣、香港、澳門地區使用的所有語言和方言,更遑論是由北京方言演變成的普通話和“國語”。從這個角度說,“華語”并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語言學概念,而是一個寬泛的文化層面的概念,這也是它能夠成為中國及其他國家華人區域流行開來的命名原因之所在。概言之,“華語電影”不僅指在中國境內用華語(漢語、漢語方言和少數民族語言)拍攝的電影,還囊括在海外或曰世界各地用華語拍攝的電影,從而造就、拓展了漢語影視發展的新領域、新可能。

          張清芳:除了“華語電影”這個概念外,我此前早就聽過“華語歌曲”“華語音樂”等說法,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主要指港臺地區和新加坡等東南亞國家在大陸流行的漢語(包括作為漢語方言的粵語)歌曲與音樂。那么從這個角度說,“華語電影”這個概念能被如此廣泛地接受和認可,是否也因為此前有“華語歌曲”之類說法作為鋪墊?

          魯曉鵬:你說得有道理。其他相關文化領域的命名除了“華語(流行)音樂”外,香港的鳳凰衛視還有一個節目叫“華聞大直播”。因此“華語電影”“華語音樂”“華聞”等術語都是由“中華文化圈”發展與創造出的新詞匯、新空間、新說法。事實證明,“華語電影”幾十年來促進、推動了中國大陸和港澳臺以及全球華人地區影視工業的發展、合作與交流,也推動了相關領域的學術發展與繁榮。

          21世紀以來,“華語電影”這個概念在國內學界和業界被廣泛應用,很多學者使用它分析、解讀中國大陸和香港地區、臺灣地區的電影工業和產品,一些學術機構和出版社也出版了華語電影研究的學術著作。比如,上海大學的一些學者就出版了“華語電影”系列叢書,北京電影學院的楊遠嬰教授在2000年由浙江攝影出版社出版了其主編的《華語電影十導演》,這是國內第一本用“華語電影”命名的專著。國內一些大學還召開過幾屆大規模的華語電影學術研討會,為中外學者共同探討華語電影未來發展動向提供了有益的平臺,極大地豐富了“華語電影”這一概念的研究內容與成果。

          張清芳:近年來“華語電影”理論的確在中國大陸非常流行。

          魯曉鵬:當然,近年我本人也曾卷入一場關于“華語電影”的學術論爭。這是因為有的學者不接受“華語電影”這個概念,只認同“中國電影”的說法,認為“華語電影”代表著“西方中心主義”或者“美國中心主義”。有趣的是,一些海外學者也批判這個概念,說它屬于“中國中心主義”。盡管我并不認可這兩種觀點,但如果從學術史的角度看,海內外關于“華語電影”的爭論、爭鳴屬于正常學術現象,對于我們在理論上進一步拓寬、深化對“華語電影”的認識與理解不無裨益,從“華語電影”現在已成為一個被研究者與廣大民眾普遍接受的概念就證明了這一點。

          張清芳:您剛才提到“華語電影”概念被有的學者認為是“西方中心主義”,是否因為其中有“華語”一詞而受到個別美國華人學者提出并倡導的“華語語系文學”(Sinophone,包括電影在內)的牽連呢?因為后者是一個帶有非常強烈“去中心化”“去中國化”的概念與理論。不過我認為“華語電影”與“華語語系電影”是兩個迥然不同的概念。您能具體談談這二者之間的巨大差異嗎?

          魯曉鵬:“華語電影”的確與“華語語系電影”有很大的不同。后者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學界比較盛行?!叭A語語系”的英文是Sinophone。這個提法最早源于20世紀末東南亞的華人學者。從21世紀初到現在,它被北美及西方學者在后殖民理論背景下不斷地深化、條理化,乃至應用到研究實踐中?!叭A語語系”由此成為與殖民主義、后殖民主義和其他相關提法并駕齊驅的一個概念。比如英語語系(Anglophone)、法語語系(Francophone)、西班牙語語系(Hispanophone),葡萄牙語語系(Lusophone)。盡管“華語語系”似乎擴大了全球華文文學和華文文化的視野與范圍,然而“語系”實際上是現代西方殖民過程中的歷史產物。英國、法國、西班牙、葡萄牙在原有本國國土之外建立了殖民地,那里的人們于是說這些語言,使這些歐洲語言變成散布全球的語系。如果人們把西方殖民過程產生的文化和語言現象,套用在中國及其以外的華語社區,這種類比恰當、合適嗎?我知道,在北美的漢學界,一些學者認同而且采納“華語語系”的說法。但是“華語電影”概念與“華語語系電影”概念迥然不同,更何況“華語電影”是一個學術概念和文化概念,而非政治性理論,它提倡的是中華文化的多樣性與多元視角。

          “華語電影”與“漢語電影”“中國電影”概念有時候交叉且平行互用?!叭A語電影”這個概念的使用也存在某種歷史語境與史學問題。唐維敏教授的看法是:“華語電影作為文化概念,作為電影歷史知識論述,作為早期電影的研究思路”,是海內外中國電影研究在理論與實踐上的進一步發展與深化。

          在“跨國”的華語電影中重塑民族國家

          張清芳:您在將“華語電影”概念引入英語學界并使之理論化和流行起來的同時,又提出了“跨國華語電影”(transnational Chinese film)概念。也請您談談它的內涵。

          魯曉鵬:由于華語電影更多地是處理跨國問題,牽涉資本流動下的電影生產問題,因此我在思考、完善“華語電影”概念的同時,也提出了“跨國華語電影”概念。我在1997年的英文論文Historical Introduction: Chinese Cinemas(1896-1996)and Transnational Film Studies(《歷史導引:中國電影一百年(1896—1996)與跨國電影研究》)中提出了“跨國華語電影”或曰“跨國的中國電影”概念。該文收錄于1997年夏威夷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由我主編的英文論文集Transnational Chinese Cinemas : Identity,Nationhood,Gender(《跨國華語電影:身份認同、國家和性別》)中,中譯文收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我的中文專著《文化·鏡像·詩學》中。

        魯曉鵬中文專著《影像·文學·理論:重新審視中國現代性》

          我在文中強調,中國個案中的跨國主義可以從以下幾個層面來觀察:第一,中國大陸、臺灣、香港這三個地區出現的中國民族電影/地區電影的競爭與合作。第二,20世紀90年代的跨國資本主義,中國電影生產、銷售、消費的全球化。第三,電影話語本身對中國及中華性的表述與疑惑,即對海內外華人個人或群體的國家認同、文化認同、政治認同、族群認同以及性別認同的交叉檢驗。第四,對中國“民族電影”的重新回顧與審視,這就像是在回顧性地閱讀跨國電影話語的“史前史”。這一過程旨在揭示電影的跨國根基與條件。我力圖在跨國語境中使“華語電影”獲得一個完整機體,以“第五代”中國電影人在國際上迅速崛起為大背景,圍繞“跨國華語電影”開展并建立起中國電影人與海外學界特別是西方學界展開對話的一個便捷平臺。我還以“跨國的”“華語電影”來強調海內外學界應該對“常常為民族電影研究者所忽略的紛爭不斷的地區”給予重視。

          張清芳:據我所知,您是海內外中國電影研究者中以“跨國華語電影”出書的首位學者,請您談談其學術影響。在您看來,“跨國華語電影”與“華語電影”概念二者之間是屬于互補或是相輔相成的嗎?

          魯曉鵬:在全球范圍內的電影研究中,“跨國華語電影”這一概念已被學界廣泛接受和使用。它也在不斷地被相關學者修正、改進和補充。華語電影不僅僅是“跨國”(transnationality)的,也可以是“跨區域”(translocality)的、“多區域”(polylocality)的。有一個例子很好地說明了“跨國華語電影”這一概念的影響力,就是英國后來的一個學術刊物被命名為《跨國電影》(Transnational Cinemas)。這也證明我們華人學者不是跟著西方學者后面跑,我們的想法也影響了后者的研究?;蛘哒f,世界電影研究是同步的,海內外學者都面對同樣的議題,不是說誰跟著誰后邊跑。

          “華語電影”在范圍上實際包括了“跨國華語電影”,因為前者本身就是指跨越不同國家與地區的、使用漢語及其不同方言的電影。所以我近年多使用“華語電影”這個術語,覺得它更簡潔、更有概括力。而我的華語電影研究也影響到其他相關領域的一些研究。受此啟發,之后我跟米佳燕合編并出版了Chinese Ecocinema in the Age of Environmental Challenge(《面對環境挑戰時代的中國生態電影》,2009),這也是全球學界第一次把生態電影(Ecocinema)作為一本書的名字提出來??梢赃@樣說,我們在海外研究中國電影,同樣可以引領全球范圍內電影研究的發展趨向。

          張清芳:請談談您的最新研究成果及主要研究內容。

          魯曉鵬:我以前做的那些課題現在還有興趣,像現代性問題、電影生態研究、華語電影研究等。我還有一些新的方向,我對中國文學、民間歷史、中西文化傳承和文化保留等也很感興趣,手中也掌握一些相關資料。我希望能把學術研究跟生活有機地聯系在一起,這也是一種理論聯系實際。

        魯曉鵬英文專著《中國當代電影與視覺文化:重新想象民族國家》

          至于最新的研究成果,我于2021年出版了一本英文專著Contemporary Chinese Cinema and Visual Culture: Envisioning the Nation(《中國當代電影與視覺文化:重新想象民族國家》),獲得了2022年度英國影視學會最佳專著榮譽獎。該書使用“華語電影”這個概念,繼續考察中國當代電影與視覺藝術中的一些具體問題,也涉及相關的視覺形式和媒介。至于該書的主要內容,我在導言中指出:“本書主要研究華語電影以及從20世紀末21世紀初期到當下某種程度上廣義范圍的視覺文化,探討中國電影制片人和藝術家對中國與世界的想象,以及他們如何勾勒現實并介入社會與文化實踐。我所分析的資料大部分來自中國大陸且覆蓋中國香港與臺灣地區的一些電影。這些經過篩選的作品包括故事片、紀錄片與各種藝術形式,如攝影、繪畫、建筑、視頻、電視劇與舞臺表演。偶爾也會涉及一些與具體電影與藝術作品內容主題相關的文學作品?!北緯闹黝}之一,則是當今全球化時代背景下民族國家體現出的二律背反的文化境況。影視人通過整合跨國與全球的資源來重塑并強化國家形象。近年中國票房紀錄最高的國產大片,如《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等多屬于此類電影。此外,獨立藝術家也利用多種跨國資源創造出另類藝術作品,對身份、性別、主體性等進行探索、質疑與構建,表現出一種從邊緣解構中心的姿態??傊?,中國當代影視和藝術呈現出多種多樣的形態和風格。這也是我最新的一個研究方向。

          張清芳:您在美國是大學教授,教學也是您的主要工作之一。您在課堂內外都對中國文化在美國的傳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魯曉鵬:我在海外工作,可以說肩負起一個中西文化交流者、傳播者和闡釋者的責任。在美國高校中,我的學生大部分不是專業課學生,而是通識課學生,他們來自各個專業。我講授的課程主要有中國電影(包括香港電影和臺灣電影)、世界電影,以及中國文學、亞洲文學、文化理論,我把我了解的中國古典文化、中國現代文化,均通過他們能接受的話語方式,潛移默化地傳播給學生,讓他們消除偏見,真正了解到另一個非西方國家的優秀傳統文化和輝煌藝術。我經常參加一些會議,跟所謂的美國“主流”學界進行溝通,也盡量讓他們了解中國的傳統文化及中國近年來的巨大發展和變化。

          美國官方的觀點認為美國是多元文化國家,沒有哪個族裔是主流,大家都有發言權。我作為少數族裔中的亞裔,把自己的想法和所知道的東西向大家介紹和闡釋,也算是對中國文化在美國的傳播起一些微薄的作用吧。通過我的文章和專著在主流媒體上發表、出版,我把我所理解的中國傳統文化和現代文化精神傳導給西方學界并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ū疚南祰疑缈苹鹨话沩椖俊昂M庵袊F當代文學研究中‘中國形象’的學術建構研究”(18BZW151)階段性成果)

         ?。ㄗ髡呦岛颖睅煼洞髮W新聞傳播學院院長、特聘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張清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日本真人大尺度做受视频
          <p id="lixvr"></p>
            <acronym id="lixvr"><label id="lixvr"></label></acronym>
          1. <p id="lixvr"></p>
              <tr id="lixvr"><label id="lixvr"><menu id="lixvr"></menu></label></tr>
              <p id="lixvr"></p>
              <table id="lixvr"></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