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lixvr"></p>
      <acronym id="lixvr"><label id="lixvr"></label></acronym>
    1. <p id="lixvr"></p>
        <tr id="lixvr"><label id="lixvr"><menu id="lixvr"></menu></label></tr>
        <p id="lixvr"></p>
        <table id="lixvr"></table>

         首頁 >> 民族學 >> 理論·政策
        當代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領土空間建設視角
        2021年10月11日 09:34 來源:《政治學研究》(京)2021年第2期 作者:常士訚 字號
        2021年10月11日 09:34
        來源:《政治學研究》(京)2021年第2期 作者:常士訚
        關鍵詞:中華民族;民族建構;領土空間建設;領土“有機”化

        內容摘要:

        關鍵詞:中華民族;民族建構;領土空間建設;領土“有機”化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在對當代民族國家生成機制的學術研究中,國外一些學者從強制-資本、印刷資本主義帶來的文化和“民族想象”以及地圖想象等方面進行了論證;在中國學界,有不少學者從民族文化培養、政治認同、領土認同、經濟交往、民族交往等方面對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生成進行了多方面的研究。筆者認為,當代中國的領土空間建設為中華民族的共同地域、共同文化、共同的經濟聯系、共同的文化心理以及管理的生成提供了龐大的“有機”網絡,不僅體現了國家的意志和理念,而且構成了我國各民族人民日常生活和實踐的重要內容。比起西方學者所提供的民族國家建構路徑,我國的這一“有機”網絡工程建設在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上有著極其重要的戰略價值和實踐意義。

          關 鍵 詞:中華民族;民族建構;領土空間建設;領土“有機”化

          項目基金:本文為作者所主持的2018年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多民族發展中國家政治整合經驗教訓及其對我啟示研究”(18AZZ001)的研究成果。

          作者簡介:常士訚,天津師范大學政治文化與政治文明建設研究院(天津 300387)。

          一、引言

          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多元一體格局是當代中國學界和政界的基本共識。面對改革開放以來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巨大進步,一些學者對中華民族的形成、發展以及當代建構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并形成了不同的理論觀點,主要有以下幾種。

          國族論。研究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建構,首先涉及對“民族”概念的理解。由于中國是多民族國家,人們在稱呼中華民族這一概念時用“民族(nation)”一詞,稱呼“少數民族”時也用“民族”一詞,如何區分二者主要通過前面的限定詞來判定。在英文中,用“nation”表示國家層面的民族,用ethnic group表示亞層次上的民族群體。對于這一問題,中國學界近年來進行了新探索。郝時遠指出,對中國來說,‘中華民族’(nation)是一個“國家民族概念”。①這種“國族”即為“一國的人民”②。周平教授對“國族”進行了詳盡分析。他指出:“關于中華民族的構建,關注最多的是歷史上的眾多族類群體如何凝聚為一個以‘中華民族’為族稱的現代民族的問題”,“但是,中華民族的構建還有另外一個側面,即長期歷史發展過程中所形成的復雜的人口形態,經過人口國民化、國民整體化而成為一個以“中華民族”為稱謂的國民共同體的過程。兩個進程均在近代民族國家構建背景下推進,并相互纏繞、相互影響,既體現出作為現代民族的中華民族形成的中國特色,又遵循了現代民族形成的一般規律?!雹墼谶@個一般規律中,“人口的國民化”“國民整體化”也就成為現代中華民族建構的一個重要機制。根據這一觀點,“國族”就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構成的共同體。

          政治一體,文化多元。針對多元一體格局問題,馬戎教授提出“政治一體,文化多元”,通過“強化作為政治實體的‘民族’(nation)和國家,并把族群逐步地引導到主要代表不同文化群體的角色之中,把族群關系用‘文化多元主義’的思想來引導;同時在作為政治實體的民族-國家的層面,強調所有公民在政治及憲法規定上的所有權利和義務方面的平等,包括維持和發展自己獨特文化(包括語言文學、宗教信仰、生活習俗等)的權利?!雹?/p>

          人民國家論。李林教授認為,主權國家自建立以來,經歷了由宗教-王權國家、族裔-民族國家到人民-公民國家的若干發展進程?!昂茱@然,所謂的‘國族’并不能覆蓋這些不同的國家類型,而只與族裔-民族國家有關”⑤。而具體到中國,他指出,“我們早已完成了由‘民族國家’向‘人民國家’的跨越?!雹捱@里的“人民國家”在憲法中已經體現出來,即我們在對國家的屬性判定上,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多維建構論。朱碧波從歷史命運共同體、政治共同體、經濟利益共同體、文化共同體和社會生活共同體五個方面論證了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建構問題。⑦在筆者看來,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有著自己的運行邏輯,深入到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諸多方面,有著強大的組織和影響力。筆者在《中華民族共同體的現代多重建構及其邏輯》一文⑧中指出,中華民族建構的邏輯主要體現在:傳統與現代結合、多元共存與同心圓結合以及統籌全局與協同治理結合等三個重要方面,三種機制構成了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的內在邏輯。

          文化建構論。這一觀點認為,共同體建構的關鍵是生活于共同體中的人們的共同文化和心理的連接。關凱提出了“以文化政治為中心”⑨構建中華民族共同體的觀點。他指出,“‘中華民族共同體’在文化和族群意義上是多元的,但在政治上是一體的。如果我們把‘多元一體格局’理解為‘文化多元、政治一體’,其關鍵是在后者。后者的關鍵又在于政治的文化性?!雹庠陉P凱看來,“現代中國是在中華文明傳統的基礎上演進出來的政治體”?!爸腥A民族共同體是‘政治的中國人’的統稱,是超越文化與族裔的政治共同體?!?11)

          民族主義建構論。張淑娟教授側重從“民族主義”的角度闡述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的問題。她回顧了近代以來中國民族主義思想對中華民族共同體發展和形成的影響,認為,“民族主義意識作為建構和解構的力量同時存在”,(12)并提出了培育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路徑:首先,減少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民族主義特征,盡量避免使用民族主義傾向的方法培育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其次,強調中華民族認同并不意味著簡單地用民族認同代替國家認同;最后,討論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培育同樣不能忽視中國多民族的實際。

          除上述觀點外,還有的學者從民族認同、憲法建構、制度建構等方面對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問題進行了論證和分析。這些不同的理論和觀點使我們對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的基本內涵有了更加全面的認識,即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就是基于一定的國情和環境,圍繞各個民族的共生共存和發展,將多元的族群按照一定的價值、認同、制度進行聯結、組織和建設的活動,其基本目的就是建立一種和而不同、多元一體的國家民族。然而也要看到,前面諸多學者的討論主要聚焦在文化、制度、價值等政治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方面,卻很少注意到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家園建設狀況對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有著怎樣的作用和影響。

          毛澤東曾指出:“中國統一,為河與外族進攻二事?!?13)1956年3月8日,他在聽取交通部匯報時說:“中國地勢比較完整,東面是大海,西面是高山,統一起來帝國主義不易進來?!?14)在當代對中華民族共同體研究中,就有不少學者分析了地理狀況對中華民族形成的影響。費孝通先生在《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一書中專門設立了“中華文化起源于中華大地”“中華大地的地理結構”等專門章節(15)對中華民族與地理環境的關系進行了詳細論述。張文木教授的《當代中國地緣政治論》也涉及了這一問題。他指出,圍繞長江黃河而展開的治水互動,“強化了中國內地的政治聯系,加強了國家統一?!?16)在講到京杭大運河時,他認為,“長城是為了抵御鐵騎而在北方無障礙大平原上人工設置出‘四塞之固’,那么,京杭大運河則是為加強中國內地的物流而鋪就的通途”,“大運河可謂是自長城以后又一‘大型國防工程’?!?17)這一工程大大降低了中國區域分裂的幾率。因此有學者在評價到隋煬帝時指出:“我們認為隋煬帝興建的東都、塹道、長城、運河、龍舟等每一項大工程在當時都其一定理由,都不是單純為了享樂、游玩,可以說沒有一件不是利在治國,而且實際上也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隋煬帝可謂對中華民族,對于子孫后代做出了突出貢獻?!?18)中國學者冀朝鼎認為,中國水利“基本經濟區”,構成了中國歷史統一與分裂的經濟基礎。他發現,中國不像現代國家那樣是用經濟紐帶聯結成的整體,而是通過控制基本經濟區的辦法,用軍事和官員的統治組合而成的國家。(19)上述的論述重點分析了地理狀況與中華民族的形成之間的關系,其中也有不少內容涉及領土空間建設的內容,但是,發生在中華民族共同家園中的領土空間建設對于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建構有著怎樣的聯系?學術界還很少有人進行這方面的深入研究,本文下面的內容主要探討這一問題。

          二、領土空間建設的基本涵義及其內容

          現代國家都建立在一定的領土基礎上,因而現代國家又可稱為“領土主權國家”。無領土,主權沒有實施的空間,國族沒有自己的家園。因此領土是主權國家之基,核心利益之所在,民族之所依。什么是領土?漢語詞典解釋為:“在一國主權管轄下的區域,包括陸地、領水、領海和領空?!痹趪H法中,國家在其領土上行使排他的管轄權,領土同時也是國家行使主權的對象,是國際法的客體。領土包括一個國家的陸地、河流、湖泊、內海、領海以及它們的底床、底土和上空(領空),是主權國管轄的國家全部疆域。艾爾登認為:領土“是一個人組成的集體(通常是一個國家)控制下的一片劃定界限的空間?!?20)

          領土作為一個政治共同體的政治空間有兩種不同的涵義。一是對外性,即一國領土的神圣不可侵犯性。胡安·諾格指出:“現代國家顯然是一種‘領土國家’,這種說法更強調了不可侵犯是國家的本質特征”。(21)國家通過這一空間的確立,表明了其管轄的界限以及在此空間內所進行的事務不容他國的侵犯和干預。盡管在全球化的影響下,各國之間相互依賴,跨國公司、國際貿易、互聯網絡滲透其中,這種空間受到了很大的影響,甚至出現了所謂的“主權的終結”(22),但這種“政治空間”的存在受到國際法的承認,這是一個不容爭議的事實。二是對內性,表示一個國家在其全部疆域擁有行使自己的意志和計劃的全權,即一個國家在其邊界內,可以確立和行使它的全部的社會計劃,以及確立它的意識形態,并由此確立與領土相聯系的主觀和客觀合一的領土性(territoriality)。對此,奈特和克夫曼(Knoght & Kofman)指出:“領土性通過與地方聯系起來而不是與社會關系聯系起來將權力具體化,換句話說,領土性可用在意識形態上,通過將某些需要社會控制的利益與承認這種控制的地方聯系起來,來促進這些利益?!?23)從領土的兩個涵義可以看到,領土不僅僅是土地,它還是所有社會交往行動和交往關系發生的空間基礎。

          領土的獲得和維護是國家的前提,領土空間建設是現代國家的長期任務。首先,一國的經濟、文化和政治是不斷發展的,與之相適應,就需要一國為這種發展提供更多更好的基礎設施建設。而且,隨著工業化和科學技術的發展,對這一空間的建設內容會更加豐富。在《民族認同》一書中,史密斯指出:近代民族國家是通過稅收、征兵和行政管理的行為而進行的,它不僅賦予了其管轄范圍內的全部人口一種集體認同和公民忠誠的自覺意識,(24)而且在這種建構的行為中,“國家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條件。公民權利得到了拓展,新建造的基礎設施將領土內聚力與遙遠的各部分連接起來,并大幅度提升了邊疆地區的交通網絡,這些措施將越來越多的地區和階層帶到了民族的政治舞臺上,創造出了‘英格蘭’‘法蘭西’這些民族共同體的形象,并激發了直到今天依然強烈的信仰與歸屬感?!?25)其次,國家之間的競爭迫使一國之政府必須不斷加強本國的領土空間建設,因為只有從天上到地下組成一個龐大的網絡體系,才能保證國家的安全并提升國家競爭力。

          因此,當一個國家獲得了領土空間以后,就要不斷地對其進行影響、加工和改造,不僅要使這一空間政治化,即對區域內的歸屬和布局進行設計、安排,并將其列入一定的權力的管轄下,而且也要對其進行人為改造,使其“有機化”,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物理空間,這是一國領土空間建設的物質基礎,它以各種物質性網絡建設作為核心內容,涉及鐵路、公路、水路、江河水網,輸電網絡、飲水網絡、油氣網絡、郵電網絡、航天網絡、衛星組網,“上天入地”“天人相通”,縱橫交錯,相互依賴,使本來的“無機”領土變成一個“有機”的領土。

          第二,治理空間。領土空間建設表明,一國政治權力為了實現其戰略和意志和滿足人們的物質和社會生活需要,要借助物理和技術網絡而形成一種對人員和各種物資的“有機”治理。

          第三,文化空間。即不僅按照一定的國家意志、計劃要求和民族特色,對物理空間中的各種網絡和設施給與一定的編碼、命名,使之智能化、數據化、規范化,而且通過它們來傳播一國的語言、文化和歷史,通過這樣一種空間網絡的全覆蓋,為全國人民傳播一種文化的認知圖像,形成“有機”的文化空間。

          第四,發展空間。即通過各種復雜的網絡工程以滿足民族共同體發展經濟和社會各項事業的各種功能,形成“有機”的發展空間。

          第五,交往空間。即通過各種網絡工程的作用,突破自然、人為的限制,以及地方的、民族的等不同群體的限制,促進人們之間的廣泛交往和物資的廣泛流動,形成一個“有機”的交往空間。

          總之,領土空間建設就是為生活在這一領域中的人民和政權提供一個立體的、整體性的網絡空間,既要便于人民的生活和交往,也要便于國家的有效管理和領土的完整。上述諸多方面的領土空間建設內容相互影響,其中物理空間是客觀基礎,政治和管理空間是本質,其他空間建設是其必然產物。

          中華民族共同體的發展壯大與所生活的領土空間建設有著密切的聯系,尤其面臨內憂外患時更是如此。古人云:“多難以固其國,啟其疆土”(26)即是此道理。中華民族之所以生生不息,曾有人認為與中國的自然地理環境有關。但是和中國同樣有著復雜地理狀況的國家在世界上并不少見,為什么只有中華民族保持了統一和文明的延續?主要原因在于古代中國較為注重從整體上對所管轄疆土進行多方面建設,即國家組織勞動力進行治水、建路、修長城、開河渠等巨大的“疆土”工程建設以及與此配套的管理、文化、發展和交往空間的建設。有了這些彪炳史冊、利在千秋的工程和空間建設文化,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才有了堅實基礎。近代以來,中華民族的發展進程受到了帝國主義入侵的干擾,但依然砥礪前行,在極端不利的條件下修建鐵路、發展郵政電訊、開啟航運等,為中國領土空間建設增加了新的內容。新中國建立后,中國的領土空間建設工程有了巨大發展,可分為兩大階段。從新中國建立到改革開放是第一階段。這一階段中國治愈了戰爭創傷,進行了諸如鐵路、公路、水陸、航運、郵電通信、水利等方面的基礎設施建設,發展了城市、教育、衛生和文化事業。第二階段是改革開放以后。在這一階段中,隨著現代化建設進程的加快,中國大型基礎設施建設取得了長足進展,并呈現出三個特點。一是普遍化。如果說在改革開放前,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主要在中、東部地區和一些重點城市,改革開放后,中國各種大型的交通和便民工程如毛細血管般伸展到了中華大地的各個角落:村村通公路、廣播、電視、網絡;鐵路向西和西南等邊緣地區延伸,進入了雪域高原的西藏、***等地;高速公路和縣級公路四通發達,航空線路覆蓋大中城市;大型電網工程連接各地,深入到了鄉村;5G技術與電力工程的結合工程也逐漸展開,等等。二是科技化。如果說傳統時代的領土空間建設主要利用了天然條件,當代的領土空間建設則將工業化和科學技術手段結合起來,可以說,今天中國的領土空間在科學化建設上有了巨大進步;而且今天中國的領土空間不再是一個自然的和自在的物理空間,而是一個智能的、有機的、社會的和政治的空間。三是立體化。傳統時代,中國的領土空間建設主要是在領土表面上進行的,而在今天的中國,衛星系統、網絡技術和遍布在全國各處的終端用戶密切交織在一起,天空、地上和水下組成了一個龐大的科技網絡,為領土空間的建設提供了堅實的保障。

          從當代世界上諸多的民族國家實踐看,各國在獲得領土后都面臨著領土空間建設的艱巨任務。但比較起來,這些國家多以土地私有制為基礎,這就大大限制了國家在領土空間建設上的機動性。當代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能夠取得如此成就關鍵得益于國家對重大戰略資源的所有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九條規定:“礦藏、水流、森林、山嶺、草原、荒地、灘涂等自然資源,都屬于國家所有,即全民所有?!奔w所有的森林和山嶺、草原、荒地、灘涂,農村和城市郊區的土地等按照法律規定屬集體所有。這些規定為國家對領土空間的規劃、設計、開發和使用提供了堅實的法治基礎;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和政府的組織實施,使中國的領土空間建設有了政治上和制度上的堅強保證。

          三、領土空間建設中的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機制

          當代中國的領土空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意志的體現,是在滿足中華民族共同體生存、發展和繁榮等各種需要的過程中產生的,既體現了國家意志和各民族人民的利益要求,又承載著國家和各民族的共同命運。領土空間建設不僅承擔著光榮而神圣的使命,而且蘊含著諸多利國利民、功在千秋的中華民族共同體建構機制。

          什么是中華民族共同體?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建構內容主要有哪些?近年來,學界對此進行了廣泛討論,賦予了它豐富的內涵,由于篇幅關系在此不一一羅列。在筆者看來,中華民族共同體是中華各個族人民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進程中形成的,秉承和發揚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社會主義制度基礎上形成,政治上團結統一,文化上兼容并蓄,經濟上相互依存,情感上相互親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一個國族的共同體。共同的領土、共同的精神文化、共同的經濟生活、共同的身份認同、共同的團結奮斗和繁榮發展、共同的治理構成了這一共同體的基本內容。

          (一)領土空間建設中共同地域的建構機制

          當代中國的領土空間建設是中華民族共同體賴以生存的共同地域建設,這一地域建設的首要內容就是邊界和邊疆建設。在傳統時代,有邊疆,無邊界。邊界的確立主要是在新中國建立以后。不過在一定的時間內,由于受到科技和工業發展狀況的限制,中國邊界和邊疆安全的大量工作主要是通過人員巡守完成的。今天這一傳統依然保留,但所運用的技術手段已經今非昔比。各種現代專門技術網絡深入到每一個邊防哨所,上與衛星聯結,地面和水下配有各種先進的監控系統,背后更是各種先進的武裝力量和組織起來的人民支持。(27)這不僅使中華民族共同體有了立體的“銅墻鐵壁”的支持,而且向世界和國內各個民族宣布這是中華民族的生活疆域,祖國河山一寸不能丟。

          在邊界和邊疆的腹地,中國的整個國家領土呈現出憑山被海之勢,大陸板塊呈現出三個帶有明顯落差的階梯:第一階梯為青藏高原,第二階梯為黃土高原、內蒙古高原和云貴高原,第三階梯是丘陵、低山以及廣闊的平原。在中國的整個國家領土空間中,盆地、湖泊、山地、高原、峽谷、丘陵、沙漠和沼澤夾雜其中,形成了中國地域復雜多樣的局面。這一復雜多元的環境,為中華民族的不同群體提供了生存家園,但是自然條件的種種限制和障礙也帶來了各地和各族人民生產、生活的種種障礙。在古代中國一些地方確實存在著中國道家老子所說的“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況;不少民眾也確實存在著只知其家,不知其國的情景。盡管如此,中華各個民族依然不畏艱險,披荊斬棘,砥礪前行。曾用“江河之鄉”來稱謂中國的國外學者詹姆斯·費爾格里夫指出:“羅馬人發明了道路。而習慣于江河環境的中國人,自然就會利用那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水道之一 ——長江及其支流,這有助于把本來有可能分裂成較小單位的區域團結在一起?!?28)不同民族逢山開路,遇水搭橋,興修水利,引水筑渠,為中華民族開辟出了自己的共同家園。

          如果說傳統社會主要通過利用自然之勢、人民勤勞和自上而下的中央集權體系開辟和維護了中華民族共同生活的地域,今天中國的領土空間建設則主要依托現代工業和科學技術,將這一土地變成了一塊充滿生機的有機整體。新中國建立后,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各族人民“戰天斗地”,在領土空間中完成了諸多偉大工程。中國的鐵路、公路、水陸、航運、郵電通信、水利、飲水、互聯網絡、港口、橋梁、隧道等諸多體系把整個領土聯結起來。尤其改革開放以后,正在實施的“八縱八橫”(29)高速鐵路國家規劃和各個不同等級的公路網絡相互助力,不斷伸向中國的邊疆、邊界和偏遠地區,像一張鋪開的網絡籠蓋華夏大地。在這個網絡的不同地點上,交通樞紐和相關的服務設施拔地而起,大、中、小型城市和城鎮星羅棋布,龐大的網絡工程如毛細血管般伸展到祖國大地的各個角落。尤其重要的是,歷史不曾有過的現代互聯網遍布于城鄉各處:萬物互聯、人機交互、天地相通;電信網、廣電網、互聯網三網融合;超高速、大容量、高智能國家干線傳輸網絡穿行于中華民族共同生活之中。根據2021年2月3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9.89億,互聯網普及率達70.4%。我國貧困村通光纖比例達98%,電子商務進農村實現對832個貧困縣全覆蓋;全國中小學(含教學點)互聯網接入率達99.7%;全國行政村基礎金融服務覆蓋率達99.2%。(30)上述數據說明,一個“寬帶中國”把各個民族共同生活的地域變成了一個動態的信息共享場域。

          (二)領土空間建設中共同經濟生活的建構機制

          領土空間建設的根本任務在于適應和促進各個民族共同的經濟生活的形成和發展,因為民族存在和發展的基礎在于共同的經濟生活。斯大林把“共同的經濟生活”作為“民族”的一個重要因素:“民族是人們在歷史上形成的一個有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以及表現在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質的穩定的共同體?!?31)在對民族“共同經濟生活”的解釋中,以格魯吉亞為背景,斯大林指出了“經濟聯系”的重要意義:過去格魯吉亞人雖然生活在共同的地域,操著同一語言,但是卻被分割為許多彼此隔離的公國,為此而相互混戰或為外部勢力利用,即便偶爾統一也因王侯跋扈和農民漠視而分崩離析,所以未形成民族;直到19世紀下半葉農奴制度崩潰、資本主義的經濟開始發展以及交通狀況的改變,格魯吉亞內部各地區之間出現了經濟生活的分工,才開始成為民族。與斯大林說的這種狀況不同的是,中國自秦漢以來的2000多年間,各族人民之間就形成了相互依存的經濟聯系。如費孝通先生指出:“中國經濟的多元多區域不平衡發展,全國生產種類多樣而各個區域相對單一,形成了各區域各民族經濟的相互依賴和相互補充。尤其是廣大游牧區生產的單一性和不穩定性,既形成了農牧經濟的共生互輔,又形成了游牧民族對農業民族經濟上的需求和依賴大于農業民族對游牧民族的需求和依賴的局面?!?32)歷史上中國存在過分裂局面,但中央集權制度客觀上促進了國內市場的發展,并在一些區域中形成了諸多交換基地,如東北狩獵民族與漢族“安達”(“朋友”之意)的物物交換,***“巴札”的聚會,內蒙古“那達慕”的舉行,西南各省的趕“圩場”,這些活動包含了不少經濟交往的內容,也奠定了中華民族共同經濟生活的基礎。

          新中國的建立使中華民族的共同經濟生活發生了新的飛躍。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領土空間建設中的“經濟聯系”機制得到了質和量的巨大提升。首先,國家在每五年的國民經濟發展計劃中,始終都把推進和改善不同民族之間的廣泛經濟聯系作為重要內容。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家就在民族地區進行了基礎設施建設。1952年,中央政府頒布《關于少數民族地區的五年建設計劃的若干原則性意見》,計劃在一些民族地區修筑鐵路,修補道路和橋梁,建立郵政、電報、電話、通信系統。此后在歷次國民經濟發展計劃中,國家都安排了對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公路、鐵路等重點工程的建設,并且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投資和項目內容不斷得到擴展。2000年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以來,“國家把支持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加快發展作為西部大開發的首要任務”。(33)其中的“西氣東輸”“西電東輸”、機場、高速公路、水利樞紐等工程都使得邊疆和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和整個祖國的經濟發展連成一體。2015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本著全面實現小康,少數民族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掉隊的精神,國家加快了對老、少、邊、窮地區的交通、水利、電力建設。種種政策和實踐說明,自新中國建立以來,國家的各種工程建設有力地促進了中華民族共同經濟生活的發展。

          民族共同經濟生活體現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物流狀況在中國的迅猛發展。根據國家發改委和交通部2018年12月發布的《國家物流樞紐布局和建設規劃》,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鐵路、公路營運總里程分別達到12.7萬公里和477.3萬公里,萬噸級以上港口泊位2366個,民用運輸機場226個,鐵路專用線總里程約1.8萬公里。全國營業性通用倉庫面積超過10億平方米,冷庫庫容約1.2億立方米,運營、在建和規劃的各類物流園區超過1600個。(34)與此相關,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與物流業發展深度融合,無人機、無人倉、物流機器人、新能源汽車等智能化、綠色化設施設備在物流領域得到加快推廣和應用,物流樞紐運行效率顯著提高。這不僅有力引導和支撐了物流業的規?;?、集約化發展,而且也極大地改善了國內各地區的經濟發展,促進了國內經濟和世界經濟的聯系。各個民族通過國家所提供的各種便利設備和網絡,實現了不同地方、不同物資的南來北往,原來主要為一個民族群體享用的資源或產品變成了全國的產品,民族之間的廣泛經濟聯系為各族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利益。

          (三)領土空間建設中共同文化家園與共同身份的建構機制

          當代中國的領土空間同樣蘊含著豐富的文化和精神家園建構機制。在各族人民共建自己家園的創舉中,不同民族不僅傾其感情把自己的歷史和文化鐫刻在了自己生活的場域,而且也為中華民族共同生活的大地培育了共有的文化和精神。當代中國縱橫交錯的各種交通線的命名,不僅表明了一個地方和另一個地方的不同歷史和文化,而且也表明了他們之間的聯系和交往。京蘭通道——自北京經大同、包頭、呼和浩特、蘭州、西寧至拉薩,全長3943公里,該通道由豐沙、京包、包蘭、蘭青、青藏鐵路構成,通道所經歷的每一個車站、城市、江河、山嶺等地的稱謂都有著自己的歷史由來和歷史傳說。隨著線路的延伸和空間的輻射,人們在領略到不同地方的風土人情之時,祖國河山的空間進入了人們的腦海之中,在人們思想和心靈世界中組成了一個巨大的認知圖像,使不同地區的人們對祖國江山有了全景性認識。

          值得一提的是,在領土空間建設中,生態系統建設同樣蘊含著重要的文化機制。生態是人們生活質量好壞的重要保證。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領土空間建設中始終注意生態文明建設,并將其作為中華民族共同體家園建設的重要內容,包括大氣、淡水、海洋、土地、自然生態、森林、綠地、湖泊、濕地、氣候、能源等諸多方面,它們是一個相互聯系的整體,關乎各族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新中國成立70周年來,國家為生態建設注入了大量資金,尤其是黨的十六大提出“生態文明建設”以來,當代中國的生態環境有了巨大改變,美麗中國、魅力中國已經展現在各族人民面前,江山如此多嬌,更增進了全國各族人民對國家的認同。

          作為領土空間建設重要內容的互聯網建設,同樣承載起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的建設功能。首先是共同語言的擴展。語言的功能“在于它能夠產生想象的共同體,能夠建造事實上的特殊的連帶”。(35)在互聯網所支持的網絡中,漢語作為中國最為通用的語言符號在電腦、手機、電視等媒介中廣泛使用,便利了不同民族的溝通和交流,共同語言得到更普遍的應用。二是共同的話語和規范符號的建立。在各種媒體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念引導社會正能量,聚合民心民力,深入到了各民族的話語使用和規范之中。三是共同的政治象征符號的強化。在電腦、手機、電視中大量展示國家地圖、國旗、天安門廣場、人民大會堂、人民英雄紀念碑、祖國美好河山以及各地、各民族中的民族團結人物和歷史景點,使之成為重要的政治象征符號進入人們心目之中。四是國家儀式慶典符號的呈現。通過不同媒體向人們展示各種不同的慶典儀式,如升國旗、唱國歌、國慶閱兵、國家勛章授予儀式等,使各種慶典儀式所承載的共同精神文化進入了各族人民的思想之中。

          總之,中國領土空間建設的成果為各族人民共享,人們從自己的出行和廣泛的交往中更加體會到,盡管各地各民族存在著很大差異,但大家都是“中國人”。不同民族成員也從領土空間建設所提供的各項公共產品中,不僅對中華民族生活的國土空間有了更加全面的認識,而且從所接觸到的各種文化媒介中加強了對中華民族的認同。當代中國的領土空間建設,開拓了人們的認知空間,使人們不僅可以更好地認識世界,而且也增進了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熱愛。

          需要指出的是,國家在發展互聯網過程中也開發了適合民族群體的符號系統,各種不同民族的語言系統軟件進入了民族群體成員的手機和電腦中。民族語言和文字,民族特色的文化和儀式,民族特色的旅游,不僅促進了本民族群體成員間的聯系,同時也從各個方面體現出了中華民族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精神,使中華民族這一家園的文化更加絢麗多彩。

          不可否認,隨著交往網絡的多樣化、便捷化和日常生活化,“他者”和“我者”的對比在所難免?;ヂ摼W的開發和利用開闊了人們的視野,在促進共有精神形成的過程中,也為某些負能量的信息傳播提供了機會。有觀點認為,在當代中國,“各族民眾有積極正面性質的認同評價,也有消極負面色彩的迷茫焦慮,換言之,存在共同生活體驗的滿意維度,也會存在‘中國體驗的憂傷維度’。滿意的感知能夠帶來對中華民族共同體的集體歸屬心理,憂傷的感知則會產生這一集體意識的松動乃至瓦解。值得指出的是,當描述性的知識供給與評價性的現實體驗之間存在較大反差時,也有可能形成負面的中華民族共同體印象?!?36)但是,筆者認為,在當代中國,互聯網的開發和利用是在黨的領導下進行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始終是我國社會思潮的主導力量,并且國家法律和政策是互聯網健康發展的重要保障。

          (四)領土空間建設中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精神的建構機制

          在中國,不少少數民族居住在邊疆和邊界地區(37),那里山高林立,道路崎嶇。國家所進行的諸多工程,涉及諸如鐵路和橋梁的建設、土地平整和規劃、山嶺和山坡的處理、河流的疏浚、管道的鋪設、配電網絡設施的豎立、沿途管理站點的建立等復雜內容,勘察、設計、施工的全過程都是在各民族兄弟的參與下完成的。他們出工出力,用他們的肩膀和雙手把一個個沉重的工程器材送到了那些交通不便的地方。各個民族在這些的偉大工程建設中,共同奮斗,為領土建設做出了巨大貢獻,正是他們的艱苦勞動才有了四通八達的交通、電力和通信網絡。各個民族合力攻堅克難,不僅國家受益,各民族也獲得了巨大利益。有學者通過對民族地區高鐵建設的實證調查指出:“運輸條件的改善將為民族地區發展帶來新的機遇。一方面,對外聯系通道的增加和跨區域綜合交通網絡的形成將通過構筑民族地區全方位的開放格局,為資源在更廣的空間上進行遷移、交互與重組提供條件,通過擴大市場范圍最大程度地發揮民族地區的政策與資源優勢,強化地區自我發展能力。另一方面,以高速鐵路、航空等為支撐,交通設施現代化水平的提升將產生時空收縮效應,并通過節約運輸成本和交易成本促進民族地區與國內外其他地區的互動、融合,為民族地區參與地區分工、實現產業結構的優化與升級提供支撐?!?38)

          領土空間建設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助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實現各個民族都能過上美好生活的理想。隨著鐵路、公路、電網、互聯網、水利網絡等基礎設施在民族地區越來越便利,民族地區的產業結構產生了新的調整,民族地區社會和文化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些新中國成立后“一步跨千年”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的“直過民族”告別了原始狀態,實現了從貧窮落后到全面小康的第二次歷史性跨越。民族地區的山鄉巨變、山河錦繡的畫卷為各個民族繪制,其豐碩成果回贈給各族民眾,這些現實使他們進一步認識到,只有各個民族團結奮斗,才能有各個民族的共同繁榮與發展。

          (五)領土空間建設中中華民族共同體的組織化提升機制

          領土空間建設中的整體布局和計劃實施,同樣也充分體現了現代管理機制在組織各個民族中的重要作用,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行為標準化的提升?,F代領土空間建設在整個地域的展開都是按照一定的專業技術標準進行的,諸如土地的丈量、勘測、利用,管道的鋪設,鐵路的設計,電網的設計,互聯網的布局等等,凡此種種都要通過專業人士確立中國標準。各行各業建立起來的現代科學標準逐漸取代了原來以經驗為基礎的傳統規則,相應地對專門領域中不同民族成員的行為提出了新的規范要求。二是成員文化素質的提升。隨著現代技術在領土空間中的運用,建立一支龐大的管理隊伍勢在必行,由此進一步地促進了民族地區成員及其子女的教育和文化水平的提升。尤其是青少年文化水平的不斷提高,可以進一步帶動其他民族成員文化水平的提高,促進共有文化的發展。三是政府管理隊伍素質的提升。領土空間建設現代化的發展也促進了政府管理的現代化,因為領土空間建設離不開科學技術,也離不開政府的有效組織和管理,二者緊密結合。隨著科學技術在管理中的大量運用,國家領土越來越多地帶有了“技術-領土”的意義,現代政府管理水平的提升促進了對中華民族共同體治理能力的提升。今天無論是內地還是邊疆地區的政府部門,受過高等教育的技術人才越來越多。就是在民族地區,越來越多的少數民族干部也都受到了專業培訓。伴隨著民族地區教育情況的改善,干部的知識結構和專業水平都有了不斷提高,極大地促進了政府管理能力的提升。四是法治環境的提升。當代中國的領土空間建設也是在法律保證基礎上的建設。領土空間建設中的諸多設施的維護和使用,都有各自相應的專門法律規定。這些專門法律是全國統一的法治體系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只要是中華民族共同體的成員,就必須遵守國家制定的法律法規,這促進了各民族法治環境的改善。

          四、結語

          領土是一個國家的基礎,領土空間建設不僅體現了國家在這一領土上的全部管轄權力,而且承擔了促進不同地方和不同民族交往關系的諸多功能。通過領土空間中的各種現代網絡建設,全國各族人民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領土空間的“有機化”已經構成當代中華民族生活家園的一個重要內容。隨著現代工業、科技和各種智能技術的運用,我國的領土空間會更加絢麗多彩。它所體現出來的功能和機制比起西方學者提出的“印刷資本主義”“強制-資本-國家”等民族國家建構的路徑要廣闊得多、實用得多,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提供了最為現實的物質和技術保障??梢哉f,領土空間的“有機化”建設與思想、文化等方面的建設相得益彰,必將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奠定堅實的基礎。

          ①郝時遠:《關于中華民族建構問題的幾點思考——評析“第二代民族政策”說之五》,《中國民族報》,2012年4月20日;郝時遠:《類族辨物:“民族”與“族群”概念之中西對話》,第304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3年版。

         ?、诤聲r遠:《類族辨物:“民族”與“族群”概念之中西對話》,第304頁。

         ?、壑芷剑骸惰T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雙重進路》,《學術界》,2020年第8期。

         ?、荞R戎:《族群、民族與國家構建》,第26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年版。

         ?、茛蘩盍郑骸冻健皣濉钡闹鳈鄧医嬜呦颉?,《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20年第4期。

         ?、咧毂滩ǎ骸墩撝腥A民族共同體的多維建構》,《民族問題研究》,2016年第1期。

         ?、喑J坑潱骸吨腥A民族共同體的現代多重建構及其邏輯》,《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3期。

         ?、幄?11)關凱:《建構中華民族共同體:一種新的文化政治理論》,《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17年第5期。

          (12)張淑娟:《建構與解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培育中的民族主義因素》,《廣西民族研究》,2018年第6期。

          (13)《毛澤東讀文史古籍批語集》,第274頁,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版。

          (14)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毛澤東年譜(1946-1976)》第2卷,第544頁,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

          (15)費孝通:《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修訂本),第52頁,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03年版。

          (16)(17)張文木:《中國地緣政治論》,第41頁,海洋出版社,2015年版。

          (18)袁剛:《隋煬帝傳》,第337頁,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19)燕繼榮:《中國治理:東方大國的復興之道》,第5頁,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7年版。

          (20)斯圖爾特·埃爾登:《領土論》,第336頁,時代文藝出版社,2017年版。

          (21)胡安·諾格:《民族主義與領土》,第33頁,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

          (22)約瑟夫·A.凱米萊里:《主權的終結:日趨“縮小”和“碎片化”的世界政治》,浙江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封皮。

          (23)Michael Chisholm,Shared Space,Divided Space:Essays on Conflict and Territorial Organization,Routledge,1990,p.2-3.

          (24)(25)安東尼·D.史密斯:《民族認同》,第74、75頁,譯林出版社,2018年版。

          (26)楊伯峻:《春秋左傳注》,第1247頁,中華書局,1990年版。

          (27)如國家在沿海地區共修建光纜3萬余公里。參見《邊防海防智能可視化視頻監控系統解決方案》,https://wenku.baidu.com/view/,所有邊防連以上單位和大多數固定哨所已聯通光纜,邊海防團以上單位和大部分邊海防連隊開通了電話交換網、軍事綜合信息網和電視電話會議系統。大部分邊海防部門和單位都配備了較為先進的執勤車輛、艦艇以及檢查檢驗、救援救撈、遠程通信、導航定位等信息化裝備。部分海警、海監隊還配備了大型執法艦艇和直升機。在部分邊防哨所,官兵配有筆記本電腦、無線傳輸設備和帶攝像功能的巡邏車。

          (28)詹姆斯·費爾格里夫:《地理與世界霸權》,第212頁,浙江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29)在中國宏偉的高速鐵路網中,南北和東西方向都有八條主要通道,即就是“八橫八縱”,八橫八縱是中國高速鐵路線的主要干線?!鞍丝v”鐵路通道為:京哈通道、沿海通道、京滬通道、京九通道、京廣通道、大湛通道、包柳通道、蘭昆通道;“八橫”鐵路通道為:京蘭通道、煤運北通道、煤運南通道、太原至青島通路、陸橋通道、寧西通道、沿江通道、滬昆(成)通道、西南出海通道。

          (30)孔冰:《中國網民規模接近10億,月收入5000元以上不足三成,本科以上9.3%》,《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2月10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90642108938951490&wfr=spider&for=pc,2020年2月4日。

          (31)《斯大林選集》上卷,第64頁,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

          (32)費孝通:《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修訂本),第114頁,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

          (33)《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白皮書》,第28頁,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34)國家發改委和交通部:《國家物流樞紐布局和建設規劃》,2018年12月24日,https://xxgk.mot.gov.cn/jigou/zhghs/201901/t20190117_3151819.html,2021年2月8日。

          (35)安德森:《想象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第125頁,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36)青覺、徐欣順:《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概念內涵、要素分析與實踐邏輯》,《民族研究》,2018年第6期。

          (37)中國的少數民族聚居地區絕大部分地處是邊疆地區。全國陸地邊境線長2.2萬公里,民族自治地方占1.9萬公里。全國邊境縣有135個,民族自治地方占107個。

          (38)孫娜等:《交通基礎設施對民族地區經濟增長的影響——兼論民族地區高鐵建設》,《中央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1期。

        作者簡介

        姓名:常士訚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日本真人大尺度做受视频
          <p id="lixvr"></p>
            <acronym id="lixvr"><label id="lixvr"></label></acronym>
          1. <p id="lixvr"></p>
              <tr id="lixvr"><label id="lixvr"><menu id="lixvr"></menu></label></tr>
              <p id="lixvr"></p>
              <table id="lixvr"></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