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lixvr"></p>
      <acronym id="lixvr"><label id="lixvr"></label></acronym>
    1. <p id="lixvr"></p>
        <tr id="lixvr"><label id="lixvr"><menu id="lixvr"></menu></label></tr>
        <p id="lixvr"></p>
        <table id="lixvr"></table>

         首頁 >> 社科評論
        【社科要論】俄烏沖突重構大國關系走向和歐洲安全架構
        2022年03月01日 14:4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李勇慧 字號
        2022年03月01日 14:4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李勇慧
        關鍵詞:俄烏沖突;北約東擴;歐洲安全架構

        內容摘要:無論俄烏軍事沖突是近期結束,還是再拖延一些時候,俄美歐之間的相互關系都會發生質的變化。

        關鍵詞:俄烏沖突;北約東擴;歐洲安全架構

        作者簡介:

         

          本輪烏克蘭危機從2021年開始逐漸升溫至今,伴隨著各方激烈的信息戰、輿論戰和心理戰經歷了俄美談判,俄羅斯承認烏東兩個“共和國”獨立,到俄烏軍事沖突三個階段,現在徹底將歐洲國家裹挾到戰爭的風口。此次俄烏軍事沖突可謂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實上自2013年底爆發烏克蘭危機后,2014年克里米亞并入俄羅斯后,烏克蘭危機不斷升級,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摩擦就從未間斷,軍事上的強硬政策也一直存在。親俄的烏克蘭東部地區獨立力量也不斷壯大,并且采取了更多武力方式。此次軍事沖突不過是2014年以來俄烏矛盾的大爆發。如果再往回多看一些,這與烏克蘭族際分裂、冷戰和蘇聯解體有著密切關系。

         

        烏克蘭東西部分裂是俄烏關系錯綜復雜的深層次原因 

          烏克蘭東西部在歷史、民族方面存在明顯的差別,對國家的認同感差。烏克蘭現有的版圖不足百年。歷史上烏克蘭一直處于分散狀態,一直到17世紀,它還是波蘭管轄的一個地區。烏克蘭東部的哥薩克人在17世紀中期反抗波蘭的壓迫和統治,率部尋求沙俄保護,1654年烏克蘭與沙俄簽署盟約,正式并入沙俄,第聶伯河左岸的烏東地區成為沙俄的一部分。后來波蘭-立陶宛大公國被沙俄、普魯士帝國和奧匈帝國瓜分。第聶伯河右岸的烏克蘭西部大部分也歸沙俄所屬,小部分歸奧匈帝國所屬。沙俄和奧匈帝國在一戰中崩潰。十月革命前,西烏克蘭被劃歸波蘭,1922年簽署聯盟條約加入蘇聯的烏克蘭實際上是現在的烏克蘭東部。西烏克蘭是二戰后加入蘇聯的。1954年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為紀念俄烏合并300周年將克里米亞州從俄羅斯劃歸烏克蘭。

          烏克蘭東西兩大族群語言、文化和宗教傳統迥異,去俄化融入西方和并入俄羅斯的兩種呼聲都很高。從融合的時間看東烏克蘭與俄融合時間長達300年,西烏克蘭不足200年,其中有些地方才70多年。因此,烏克蘭東西形成了二元文化結構。東烏克蘭俄羅斯化色彩明顯,信奉東正教,與信奉天主教,講烏克蘭語的西烏克蘭相互爭斗。東烏克蘭與俄羅斯親近,甚至在國家認同上傾向于俄羅斯,時而出現脫烏入俄的聲音。西烏克蘭親西方,崇尚西方民主價值觀,認為烏克蘭的文明屬于歐洲,要求回歸歐洲,要求政府去俄羅斯化。東西部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差異巨大。烏克蘭工業中心在東部,工業能源來源于俄羅斯,經濟較發達。西部以農業和旅游業為主,與歐洲經濟更為緊密,希望盡快融入歐洲。

          由于烏克蘭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歐亞大陸的“走廊”,大國對烏克蘭的地緣政治爭斗從未停止。烏克蘭親西方領導人確立的加入歐盟和北約的政策,以及聯合獨聯體反俄力量全力配合西方遏制俄羅斯的戰略,導致烏俄關系全面惡化。東西部差異問題也是烏領導人的最大執政風險,處理不好導致俄烏關系徹底交惡,或者國家分裂。

         

        北約東擴是俄烏沖突爆發的根本原因 

          冷戰結束后群龍無首,為了鞏固冷戰的成果,建立單極世界,美國不斷推進北約東擴,嚴重威脅俄羅斯的地緣戰略空間。冷戰結束后作為世界兩大軍事對抗組織之一的華約解體了,而北約仍然存在,并將俄羅斯視為戰略對手加以防范,導致歐洲地區力量對比失衡。俄羅斯多次對美國和北約指出,歐洲地區安全應該重新進行制度安排,同時特別強調,俄羅斯的戰略紅線是不能跨越的,主要是指后蘇聯地區空間。如果北約接納了烏克蘭、格魯吉亞、摩爾多瓦,這意味著北約的軍事力量直抵俄羅斯的邊界,俄羅斯必將做出應對。對于曾經是蘇聯衛星國的中東歐國家,加入北約就是加入保護傘,他們不希望北約像華約那樣解散,甚至希望美國直接派兵到他們的領土上,保護他們。北約從1999年第一輪大規模擴張,包括前蘇聯的陣營,匈牙利、波蘭等,新成員沒有與俄接壤,雖然俄不滿,但無可奈何,當時俄太弱,無法阻止北約東擴,到2021年北約東擴了五輪。北約也看到俄羅斯捍衛自己戰略底線的決心,因此,并未打算讓烏格摩三國入約。同時北約不斷夸大“俄羅斯威脅”,利用俄羅斯威脅來團結北約成員國,消耗俄羅斯,并進一步強化北約在歐洲的地緣政治影響力。對于有帝國思維的俄羅斯來說,維護周邊的戰略安全帶是必然的選擇,同時也能體現大國地位。烏克蘭加入北約,那俄羅斯將與北約軍事部署直接對接了,這是俄羅斯根本無法容忍的戰略態勢。2021年俄羅斯看到了美國拜登總統戰略收縮的決心和將戰略重心轉向印太的態勢,以及美希望與俄在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上的有限合作,希望美國就烏克蘭不能加入北約給出明確的答復。在與美國談判無果的情況下,俄羅斯選擇了武裝沖突的手段。

         

        俄烏軍事沖突重構大國關系走向和歐洲安全架構 

          無論俄烏軍事沖突是近期結束,還是再拖延一些時候,俄美歐之間的相互關系都會發生質的變化。俄美結構性矛盾更加深化,關系徹底惡化;美歐關系鞏固了“政治正確”后重新出發;俄歐政治和經濟關系都會在相當長時間陷入僵持和低谷,歐洲上空將會籠罩在新冷戰的陰霾中。歐洲安全的困境仍然無法消除,提出新的安全機制迫在眉睫。在沒有構建成新的安全架構時,北約更加武裝中東歐國家,在俄羅斯鄰國頻繁調兵遣將,部署精銳武器,類似戰爭的大型軍演將會頻繁在俄羅斯西部邊境進行,而俄羅斯也會以同樣方式應對,軍事威懾和對峙還將輪番升級,并成為歐洲安全關系的常態。不管怎樣,歐洲安全秩序還是需要談判解決。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 

         

          【聲明:該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中國社會科學網立場】

        作者簡介

        姓名:李勇慧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村村)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日本真人大尺度做受视频
          <p id="lixvr"></p>
            <acronym id="lixvr"><label id="lixvr"></label></acronym>
          1. <p id="lixvr"></p>
              <tr id="lixvr"><label id="lixvr"><menu id="lixvr"></menu></label></tr>
              <p id="lixvr"></p>
              <table id="lixvr"></table>